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小小说关系户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10-24 04:53:26

[小小说] 关系户 不请自来的老人,送不走的关系户……    小文是一家国企的车间主任。产品是竹絮,状如棉花,利用太阳晒干,可大量节省能源。夏季是最忙的时候,小文在当地找了一个农民当班头,叫他带些人来临时突击生产任务,每次要多少人,会提前通知他。    第三天,小文发现,到晾晒场干活儿的临时工,比他要求的多了两个人,而且是两个老人。    小文问班头怎么回事,班头说:“古大娘两口子硬要来,我不敢叫他们回去。”    烈日下的晾晒场上,古大娘和老伴儿一人执一柄木叉,把竹絮挑得上下翻飞,速度不亚于年轻人。小文走过去,问:“两位老人家,是谁通知你们来的呢?”    古大娘的老伴儿模样木讷,一声不吭。古大娘把两股叉倒过来,叉柄往地上重重一顿,没好气地说:“我们的土地被你们厂占了,我们来自己的地方干活儿还要谁通知?”    古大娘说的纯属横话,因为土地征用款早已付给了他们。小文正欲发火,忽然间想起自己的老母亲,再加上老两口的动作还算麻利,就忍住了,默许他俩干下去。    气温越来越高,越是上年纪的人抗高温的能力越差。公司怕出事,下了一纸规定:临时工中,男不能超过65岁,女不能超过60岁。    小文叫大家把身份证拿来复印,发现古大娘两口子一个71岁,一个67岁,便让他们回去休息。    古大娘却说:“我才57,身份证给我弄大了10岁。”    小文见古大娘耍无赖,便把班头拉到一边,要他好好劝劝老两口。班头苦笑道:“这古大娘泼得很,我真的惹不起,而且古大娘的娘家有个兄弟在市里一个什么局当局长,她经常拿这个来压人。”    小文把情况报告给了老总。老总说:“市科技局局长姓古,难道她是古局长的姐姐?我们正在申请科研项目经费,如果是真的,这老太太就不能怠慢了。”老总叫小文对古大娘的情况作进一步调查。小文了解到的情况是:古大娘正是古局长的堂姐。    哪怕是局长堂姐也不可小觑,但古大娘老伴儿已经超过了70岁,在烈日下干活儿太过危险。小文对老两口一番耐心劝说,最后古大娘留下,老伴儿回去了。    小文没等老总打招呼,先行关照起古大娘来,调她到室内去干一个不晒太阳的轻松活儿。    古大娘愉快地干了一小段时间,向小文提出,她要耽搁几天,让女儿来代她上班,小文同意了。    古大娘的女儿40来岁,身材矮胖,染一头黄发,干起活儿来,还没有她妈快。小文总觉得她面熟,努力回忆,想起来了:几前年公司招工时,古大娘的女儿来应聘过,因在试用期内干活儿拈轻怕重,被淘汰了。    小文终于明白了,古大娘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女儿来上班铺路的。    虽然古局长从未向老总打过招呼,老总却已示意小文,让古大娘的女儿进入合同工试用期,使她摆脱了“临时工”身份。    数天后,老总又把小文叫到办公室,说:“古局长的父亲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希望他外孙女婿,也就是古大娘女儿的老公,能来公司上班。这几天你调整一下车间的生产岗位,好了就通知他来。”    “古局长的父亲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是古局长打呢?”小文冒昧地问了一句。老总不答,脸上却是“你不懂”的表情。    第二天,古大娘的女婿就来了,小文跟他聊了几句,发现他脑子不太灵光,而且记忆力非常差,只好让他去守一台最简单的机器。    不久,市科技局古局长来公司检查项目进展,公司所有领导陪同,小文也在其中。当古局长经过古大娘的女儿与古家女婿的工位时,两口子以自豪和崇敬的眼神望着他们的堂舅舅。而古局长连正眼都没瞧他们一下,似乎不认识。装得真像!小文心里暗笑。    因项目未达标,此次未通过,古局长作了一些整改指示后,谢绝了公司为其准备的“工作餐”,走了。    这天上午,小文转悠到古家女婿的工位时,古家女婿指着机器问小文:“主任,你看这出料口怎么不出料?”    小文略一瞄,说:“被渣料堵住了,停机,把里面掏干净就可以了。”见古家女婿把机器关了,小文迈步向其他工位走去,才走了四五步,只听身后“啊”的一声惨叫。    小文回头一看,只见古家女婿右手血流如注,有三个指头被机器内齿绞去了大半截!    机器虽然关了,因惯性作用,内部还在转。记性极差的古家女婿忘了小文给他交代过要用铁钩子去掏杂物,而是直接把手伸了进去。    古家女婿上班还不到一个月,各项保险都还没买。医疗费和各类赔偿,公司硬出了二十来万,而且,古家女婿从此就是公司的人了。伤口愈合后,他成了公司的正式职工,当了门卫。    科技项目迟迟未通过,又因古局长的“关系户”出了工伤事故损失了那么多钱,老总一看见古大娘的女儿两口子就是一脸阴沉。小文极会来事,找个由头,叫笨手笨脚且还有偷奸耍滑行为的古大娘的女儿先回去“休息”,其实是不想要她了。这次古大娘没为女儿出面。    一年后,项目终于通过了。古局长愉快地留下来吃公司准备的“工作餐”,参与该项目的人全体作陪,小文也在其中。    席间,老总向古局长提起古家女婿的名字,说这个小伙子不错,但公司没关照好,让他受了伤,对不起局长,云云。    “什么?你说谁?”古局长一脸茫然。    老总再把古家女婿的名字说了一遍。古局长听了,一脸无辜,说压根不认识这个人。小文见古局长不像是装的,就凑过去,大胆问:“古局长应该认识古阿姨,她说是您堂姐。”    古局长一怔,说:“按辈分,她应该是我远房堂姐,但我不认识她,估计我们的父辈认识。怎么,她到这里打过我的旗号?”    原来,精明的古大娘,见小文和公司这么在乎她这个“古局长的堂姐”,于是顺竿子爬,设法把从小娇生惯养的女儿弄了进来,又厚着脸皮去哀求远房叔叔——古局长的老父亲,给老总打了那个电话,把脑子有些笨的女婿也弄了进来。古局长一向清廉,老父亲怕儿子见怪,所以一直没向他提起过。    小文和老总相对苦笑。古家的所谓“关系户”,其实是他俩制造出来的。文章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南阳牛皮癣治疗方法
台州治疗妇科方法
新乡好的性病医院
烟台治疗男科医院
南阳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