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电商

万州歇凤山旅行游记——听风踏雾歇凤山_游记攻略

电商
来源: 作者: 2019-11-08 17:31:57

万州歇凤山旅行游记——听风踏雾歇凤山_游记攻略

盛夏时节,承蒙万州区青山育林公司资助,三峡文艺在歇凤山森林公园举办笔会,作为笔会的主持人,我是不能不去了。

刚一下车,就置身于风潇潇、雨淋淋的氛围中,与万州城的酷热相比,恍如换了一个天地。刚放下行包,天就放晴了,阳光普照,参加笔会的人中不乏多才多艺之士,他们在宽敞的大厅里开始献艺,爱书法的献字,爱画画的献画,给笔会营造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是夜,天又下起雨来,风声雨声纠缠在一起,似泣如诉。不,那不是风声,也不是雨声,那是松风,那是夜雨与松风的合鸣。的确,谛听松风鸟韵,选择远离喧嚣的城市,与文朋诗友谈诗论文,无妨说是人生的一种乐趣;深入到林木苍苍的深山幽谷,抑或造访人迹罕至的荒林古寺,去听风的鼓荡,松的吟啸,让大自然的天籁涤洗两耳的喧闹,心的浮躁,这对于碌碌尘世中的许多人,尤其是那些长年累月疲于奔走的都市人来说,真乃一种享受。

青山育林公司的投资者们,为耕织大地一片绿,不惜投巨资。我也是一个绿色的追梦入,多少年来,一直追求跋涉在莽莽大山。凄凉古道,为的是探索大自然的奥秘,品赏溪泉松风的妙韵。我曾携妻女登上庐山的锦绣谷,站立在峰巅的神仙石上,面对万壑如海的苍松,禁不住思绪飞扬,任汹涌澎湃的风涛直拍胸怀。我曾与朋友踏着厚厚积雪,潜入峨嵋山清音阁那幽深的溪谷中,淙淙流泉,婉转鸟语,嘻嘻猴趣,伴随着呼呼涛声,从苍然松枝间滴落下来,一洗旅途的劳顿和汗尘。此时此刻,真想让自己也融入这妙美的清音里,不再归去。更使我无法忘怀的,是那次登天下奇山黄山的情景。兢兢颤颤攀走在一肩宽的鲫鱼背,两边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忽然一阵海啸般的巨响传来,不由得心胆俱裂,定神望去,只见前面危崖绝壁上布满了黑黢黢的古松,那翻江倒海般的巨响正是从那幢幢树影间扑来。是的,人生能有几回这样舍身忘我的攀登,能有几回这样倾心净滤的谛听?

在歇凤山森林公园住了一宿后,我本想和朋友们不吃早饭,一大早登上风仪禅院的。听说这是最早的“朝天门”,但不知可考否?我的本意是踏着晓雾,听着松涛,与朋友挽扶着,抑或是与暗恋之人相拥而上,享受一次晓雾松涛的洗礼。但一些老同志否决了我的意见,他们不吃早饭,实无登山之力,也无登山之趣。出发时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山路泥泞。露水豪豪,一行男女像扭秧歌似的往上登。虽然歇凤山不能与庐山、峨眉山、黄山等量齐观,但它毕竟是一处难得的景观。也许一个人只有自觉投身山林中去,才可能真正做到“散怀山水、萧然忘羁。”记得2十年前我在阿坝州森调队工作,那段时间常常深入到原始大森林腹心地带,整天穿越在铺天盖地的密林中,望见满山满谷,一棵棵合抱粗的参天大树,心底时时涌上一种挥之不去的沧桑感。那蟠曲的虬枝,那龟裂的树皮,那累累的瘢疤,恍如在诉说霜雪的严酷,岁月的久远。更有那阵阵松涛,像大山的梦呓一般,让人顿生出一种回归大自然的亲切感。轻轻嗅着松脂清香,草叶气味,身心得到了莫名的解脱。那些整日为名利所累,疲于奔命,忙于算计的人,天长日久.心里难免生出种种烦恼与无奈。这类人,何不面对青山绿水,放情于松风鸟韵?何不踏着浓浓晓雾,唱着悠悠山歌,去感受大自然的博大胸怀呢?只有这样,才能领悟到超然物外的愉悦。

人常言,声源于动发于触。松韵来自于风入叶应,松迎而风鸣。我喜欢置身于浩浩林海,是因为在绿色中冲浪,可以清除胸中烦闷污浊,可以洗去昏聩与肮脏,可以使人心旷神怡,恬静淡泊,可以使心与大自然同游,达到修身养性的目的。因此,不能不说听赏松风不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享受。况且,松声总是与明月、晓雾、流泉、溪石、蝉鸣、鸟音这些凄美的景致缀连在一起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泉声咽危石,月色泛青松”。松声溶入了淡淡月色,溶入了淙淙流泉,溶入了婉转的蝉鸣鸟音,溶入了浓浓的晓雾,酿造出何等幽寂雅静的林野风光。

听赏松风无疑还可以感悟人生。古往今来,多少高人雅士,乃至帝王将相,达官显贵,他们不辞旅途劳苦和攀援的艰辛,到五岳名山去拜见那些挺立于苍崖峭岫之上的苍松,其目的无外乎瞻其风采,听其声韵,以开启心智,壮阔胸怀。据史书记载。南朝陶弘景为特爱松风的第一人,他的庭院中遍植松树,每闻其响,便欣然为乐,常常达到神游八极,物我两忘的境界。而南宋著名诗人杨万里,却以哲人的眼光来赏听松风。他的绝句《松七首》中有一首这样写道“松本无声风亦无,适然相值两相呼。非金非石非丝竹,万顷云涛殷五湖。”这些诗句不仅可以让人产生对万顷如云波涛充满5湖之壮阔境地的联想,而且又可以由松声生灭引发诸多生死相因的哲理思索。别的不说,当我们站在歇凤山的危崖上.与苍老瘦曲的古松相对视时,我们的灵魂难道不被震憾么?这是何等卑劣的生存环境,薄瘠岩土,无尽狂风,加上人们还在不断地开山取石,还在人为地破坏植被,它们却把自己盘大的根系深深扎进石缝,支持起巍然不灭的灵魂。假设我们望见风雪中忽隐忽现的崖松,我们难道不感悟到生命的顽强与奇崛!霎间,那呼呼的松涛,在我心头回荡成一支生命的强音.我仿佛看见瞎子阿丙手执二胡,正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寻寻觅觅走来,他用自己的生命之弦拉响了不朽的旋律,融入无边的涛声;而神采飘逸的李白,傲然不羁的苏东坡,和老一辈革命家陈毅、陶铸,他们面对着孤拔的松树,或沉吟、或长啸,把自己熔铸成一棵棵“松树风格”,伫立于苍天大地,悠悠岁月。

是的,听松是一种生命的姿式,踏雾是对生命的滋润。唯心灵纯洁的人方可真心领悟它无穷的妙韵。

腹泻可以用远大医药立可安吗

快速止泻吃什么

拉水便是什么原因吃什么药

出国工作常备药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小儿感冒后咳嗽老不好
小儿咳嗽感冒药
小儿咳嗽有痰有哪种专用药疗效好宝宝又爱喝呢
小儿咳嗽有痰吃什么专用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