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乱之殇 第四十五章 香消玉碎一场空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10-11 20:39:56

乱之殇 第四十五章 香消玉碎一场空

韩嫣依偎在高明的身上,那颗一直惶恐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身边这个人的肩膀仿佛大山一般,是那般的牢固那般的可靠。她的脸不由自主地贴着高明的胳膊上下摩挲了几下,仿佛一只小猫咪在和主人撒娇一般,眼睛中充满了幸福。

“高明,去救救我父母,然后咱们一起回我们南阳老家好不好?”韩嫣半仰着头看着高明说道。

高明看了看围在四周全神戒备的众人,心中稍微闪过一丝犹豫,继而眼光变的无比坚定起来。

没有退路,那就杀出一条生路。

“趴在我背上,抱紧我。”高明低声说道。

韩嫣微微点了点头,她知道以她花架子的三脚猫修为在这种生死搏杀的场合只会给高明添麻烦。她乖巧地趴在高明背上,紧紧地抱紧对方,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热度和肌肉下面蕴含的好似不会穷尽的磅礴力量,虽说还伴随着浓浓的汗水味,可往日里嫌弃这种味道难闻的她,此时竟然感到特别的温暖安全。

高明默运体内灵力,身体快速地做了好些个奇奇怪怪的动作,身上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犹如爆豆一般的声响。

对面的索靖凝重地看着对方,心知对方是在运行一种极为高深的炼体法术。从此人刚才的抢夺韩嫣便可以看出这人是一个超级高手,却不想对方刚才竟然还未使全力。

“结阵。”索靖当机立断地高声喊道,并同时对身边的一名军官说道,“去四处重新把人组织起来,结成弓箭队。”

他话音还未落,就看高明动了,其速度之快,竟然在原地仿佛还留有他一丝残影。索靖虽是在说话,可面对如此平生罕见的大敌,他怎敢有一丝放松。高明刚有所动作,他也立即往一旁正在结阵的军士飞去,同时使出一招“如封似闭”,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高明如何会让他们结阵成功,脚尖再度点地,速度竟然又似快上一丝,犹如虎入狼群一般,剑砍脚踢,顿时便是惨叫之声不断。他此时怒火中烧,下手之际好不留情,所过之处,鲜血四溅,残肢断臂散落一地,竟无一合之敌。

索靖看到高明如此大展虎威,心下骇然,情知碰到了绝顶高手。他素来反应敏捷,心知这里已经抵挡不住对方,一个飞跃,一手抓起韩嫣的母亲,便朝外奔去。

这便是索靖的聪明之处。他前来拿人,知道这韩府最最关键的人物便是贾后的妹妹,哪怕是韩绶和韩嫣跑掉,只要贾兰没跑掉,自己这趟差事便算不得失败。

他这一下,果然让高明和韩嫣犯了难。

“快去救我母亲。”韩嫣先是在高明背上喊了一句,继而又道,“别扔下我父亲。”

韩绶却是大喊道:“这位少侠,赶紧带小女离开此地,我韩某感激不尽。至于韩某和夫人这性命,看来这次是在劫难逃。嫣儿,不要再管我夫妻二人,你们赶紧逃吧。咱们韩家能走一个是一个。”

“一起走。”高明断然喝了一句,一剑将韩绶手中铁制的枷锁砍开,转身就要朝索靖奔走的方向追去。

他才刚起步,就听背上的韩嫣撕心裂肺一般地大喊一声:“爹,不要。”待他回头之时,便看见韩绶拿着从地上捡起的一把长剑放在了脖子之上。

“嫣儿,爹不能跟你逃。”韩绶此时竟然是一脸平静,“大晋律法规定要连坐三族的。爹爹不逃,那这罪名就只到爹爹身上为止。爹爹若是逃跑,那就连累到韩家其他人了。你能逃得了性命,爹爹已经是喜出望外了。记住,以后跟着这位少侠好好过日子,莫要任性娇气,好好相夫教子。爹爹是再也照顾不了你了,一切就拜托给这位少侠了。我这女儿日后若是有哪里做得不好,还望看在她父母双亡,能多多包涵一二,韩某感激不尽。”

韩绶说完这些话,便在韩嫣撕心裂肺一般的叫喊声中长剑往脖子上面一抹,他那白皙的脖子上面瞬间便出现了一道血痕,紧接着先是少量的鲜血,继而又是大量的鲜血喷射而出。他人努力地试图朝韩嫣挥手致意,那只手还未抬起人便往前一爬,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爹爹!”韩嫣从高明的背上跳了下来,哭喊者跑到韩绶的尸体旁边,俏丽的面庞之上涕泪横流。她尽力用一对玉手帮韩绶按住他脖子上不断涌出的鲜血,可无论她怎么努力,那鲜血一直顽强地往外涌出。她无助地放声大哭起来,无助地不断地喊着爹爹

,场面凄惨无比。

高明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心爱的女人在那凄惨地哭泣,又是伤心又是怜惜,心中不由怒骂了一句:“这是什么破世道,老天爷为何要如此折磨人。”

他想走上前去安慰韩嫣,可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口。这种感觉和以前在游戏中面对NPC死亡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他也从来没有经历过什么生死离别,此刻的他是如此的手足无措。

他俩一个在这里大哭,一个在旁边静立。原本夹着贾兰全力奔跑的索靖看到高明不再追赶,立刻停了下来。哪怕刚经历过生死一线的危险时刻,可索靖依然头脑清晰。只见他有条不紊地连下几个命令,片刻之间,那些围在四周的军士便迅速集解成两个队伍,前面是手持大盾的军士,后面是弓箭手,弓箭手的两侧俱是手持长枪大戟的军士。

“拉弓!”索靖大声地下令道。

一直沉浸在悲伤之中的高明猛然听到索靖的这道命令,抬头一看,便看见两队人马呈“八”字形状东西两侧半包围自己,手中的硬弓都已经拉满,只待发射。

“不好。”他第一时间便跨步来到韩嫣身前,伸手一抓,便要飞身离去。就在他手刚触到韩嫣的腰带之时,耳中便听到一声“放箭”。

他昨日独闯皇宫灵力消耗极大,此时想要施展“寒冰罩”实在是有心无力。情急之下,他仅仅用灵力组成一个“厚土盾”挡在了身后,手中长剑急速挥舞抵挡从左侧右侧急速射来的长箭,同时脚下发力,一跨之间便是数十丈距离,再跨几步,他相信就能出了这韩府。

便在他这第一步脚步快要落地之时,他的神识感受到身后传来了一股浓烈地危险气息,三支长箭以明显快于其它长箭的速度前后相差无几地朝他射来。

声未到,箭先到。

第一支箭狠狠地扎在了他背后的“厚土盾”上面,长箭这巨大的碰撞力量之下瞬间长杆化作根根细签。而高明身后的“厚土盾”也在剧烈晃动之后化作乌有。

高明在长箭射到“厚土盾”前便已预料到如此情形。只是他在空中动作已经做老,再是变更,却哪里比得上这好似闪电一般的长箭。

他仗着神识过人,手中长剑往后一竖,身体本能地尽量扭转一丝角度。

先是“当”地一声脆响,长剑上传来了一股强悍的力量,只震得他手臂都有些微微发麻。若不是他在长剑之上灌注了足够的灵力,怕是这把长剑都会被对方这一下给射断。

而几乎与此同时,他听到了一声痛苦地惨叫。他急忙朝手中提着的韩嫣看去,就看那剩下的一枝长箭自韩嫣腰间射入,又带着一蓬鲜血和些许碎肉从另一边无情地飞出。

“不!”高明绝望地大喊一声,急忙将韩嫣搂在胸前,一只手紧紧地按在她肚子上的血窟窿之上,“嫣儿,运起灵力顶住,我这就带你走。”

远处的索靖看到此景,放下了手中长弓,口中喝道:“停止追赶。押送嫌犯贾兰要紧。”他心中清楚那人的修为和身手是何等的高明,他现在只想赶紧办完这趟差事。

高明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几个飞纵落入了一家大院之中。他也不管这是谁家,旁若无人地第一时间放下韩嫣,全力运转体内为数不多的灵力,化作木属性和水属性,试图帮助修复韩嫣那触目惊心地巨大伤口。

只是索靖那一箭之中也蕴含了杀伤力极大的金属性灵力,在穿过韩嫣身体的那一刻,已经将平素里很少炼体的韩嫣的五脏六腑几乎都震得粉碎,她现在全靠体内灵力维持那一线生机。

“高郎,”韩嫣躺在高明怀中,想要努力用已经满是鲜血的左手抚摸高明的脸庞,气若游丝地说道,“看来我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那几天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这一生最快乐的日子,我不想离开你。我还想让你带我去看大海,看大海是不是如你所说的那般绚丽多姿。我还想让你带我去爬雪山,看雪山是不是如你所说的那般高大洁白。我想和你一起看日出,看日落,我想和你一起去草原去沙漠。”

高明听到这里,眼中一直忍着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他尽量把头低下,把脸庞依偎在韩嫣左手之上,方便韩嫣抚摸。

韩嫣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这笑容中又带着巨大的疼痛,“高郎你哭了。我很开心。我的高郎以后肯定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肯定能成为众人传唱中的一品大宗师,也肯定能成为三公。只是我福薄,看来是做不了三公夫人了。高郎,日后莫要忘了我!”

说完这句,韩嫣终于不甘心地闭住了双眼,一切都已经香消玉碎。

高明无声流泪良久,终于,只见他抬起头对着高空撕心裂肺地大喊一声:“沈秀,我操你妈!”

平凉白癜风
玉林治疗卵巢炎方法
鹤壁男科医院
平凉白癜风好的医院
玉林治疗卵巢炎费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