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怒剑龙吟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猜疑纷纭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11-08 00:11:33

怒剑龙吟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猜疑纷纭

中域,万铸城。800

当皇龙殿破开云霄降落之刻,城中数人震惊了,除去天机星、秦毅成等少数几个知晓之人外,绝大部分湮世阁成员对于这座空中要塞都是闻所未闻。

“恭迎副阁主。”

喊声震天,却是多少有些干硬。对于从幻化阶梯上逐步下来的那名一脸病态、面色苍白的年轻人,此处的多人的印象依旧停留在当初那位姜渊麾下为锋利之剑,天罡星之一,令中域闻风散胆的剑魔。

风韧瞄了眼前来迎接的为首之人是天机星,而不远处竟然还有一簇相对陌生之人耸立,其中也就天勇星与天威星有些眼熟可以认出,他不由一愣。

“姜渊还没有回来

?”

天机星应道:“不错。”

“那些人,难不成是关兴霸带来的。”

“不错。”天机星的回答依旧一样,言语简单,不带丝毫感情。

点了点头,风韧沉声嘀咕道:“看样子,万铸城将是湮世阁对阵墓牢的首要据点了。我想问问,该不会其余几支势力的人这里也有吧?”

说罢,他随即一笑,已是瞥见了角落里至尊楼的人,再旁边的那些服饰一致的,想必就是皇宇宗。

天机谷、神兵阁已灭,血海盟一直投靠墓牢,除去近没了风声的冥狱,现在原本中域的大八势力已是基本划清了战线。

只是,一直不露面的冥狱却是风韧心中为担忧的隐患,作为由天谴遗族组建的势力,再加上他们形式诡异、手段狠辣,却是想要届时坐收渔利的话,对于湮世阁与墓牢都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不过也许他们也有顾虑,中域动乱如此之大,身处北大陆一向自诩整个位面守护者的九大古族断然不可能坐视不管。若是源于天谴遗族的冥狱所有大动作,想必第一个出手的便是他们。

也只有这种时候,风韧才觉得九大古族有些好感。除去那几个有交情之人外,对于这个本身应该是自己根源的名字,他只觉得限的冰冷。

突然间,他的失神被几股涌动的不善气息所打断,有些诧异中扭头一望,只见应该是律属关兴霸手下以及皇宇宗的人群中发出了阵阵骚动,打量他这边的目光里充满着一股怨恨的杀气。

“看来,他们很不欢迎我。”

雪夜泪冰冷的声音响起之时,风韧也是瞬间意识过来究竟是什么原因,奈摇头一笑:“是我疏忽了,你就不应该露面的。小说”

此刻,雪夜泪的穿着打扮依旧是冷血妖姬那身标志性的雪白狐裘,虽然已面纱遮掩,气息也稍稍有所改变,但是在曾经被迷失的她大杀四方的那些人眼里,这就是曾经那个的恶魔。

“对,是她。天罡星大人就是死在那个妖女手上的!”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叫唤了一声,很人群中传出了阵阵附和之声,不断有人呐喊着自己的同伴也是曾经死在雪夜泪剑下。很,便有人忍不住冲了出来。

“住手,你们想做什么?”

一杆大枪骤然横在人群之前,天雄星秦毅成沉声一喝,姜渊不在,万铸城中以他和天机星为主,自然对于这等内乱之事不能坐视不管。

“天雄星大人,我们只是……”对于湮世阁中名声显赫的秦毅成,骚动的人群也是平息了不少,只是怨毒的目光不曾改变。

“退下。”

秦毅成又是一喝,手中大枪的枪尖已是在地板上划出了一道痕迹,火花四溅。

“是。”

不少人顿时打了退堂鼓,畏惧地后退。然而,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天勇星孤身一人迈出脚步上前,别人害怕秦毅成,他可丝毫不惧。

只见他一把撕开了自己衣袍,指着左臂上一道触目惊心的剑痕说道:“这道伤疤,就是一个月前她给我留下的。而且那次,阿仲也是为了救我而死在她的剑下。这仇,如何能不报?”

他口中的阿仲,指的便是湮世阁天罡中的天猛星。

“我不知道之前她对你们出手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但是此刻既然以这种方式来到万铸城,就是说明与我们是同一战线的。先前的仇恨,还麻烦各位暂且放下。况且,她的真正身份也许你们并不清楚,是……”

秦毅成尚未说完,却是被风韧横臂示意停下。

“之前杀害你们的同伴的那人,墓牢的冷血妖姬已经死了。她是另外一个人,不要搞错了。”

淡淡的声音中略带威严压迫,随着声波在虚空中荡漾,形的劲力已是令不少修为弱者浑身颤抖,心生惧意。

“搞错?我承认自己可能年龄是高了些,但是还不至于连曾经打伤过我的人也认错。且不说穿着一致,这种气息,我断人不会忘记的。”

伴随着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人群突然裂开让出一条道路,只见一道壮硕的身影背负双手缓步踏出,浓眉大眼,针发短髯,眨眼望去很是凶煞慑人。

看着旁人一股敬畏的目光,风韧也是猜到了来人的身份,笑道:“想必,这位便是关副阁主了吧?”

“不错,正是我。”

关兴霸冷冷一应,左手按在自己胸膛上,不善地望着在风韧身侧的雪夜泪,哼道:“小丫头,当初你刺我的那一剑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若不是我当初闪得及时,恐怕心脏已被击穿了。”

“我说了,你们认错人了。”

风韧突然一抱搂住了雪夜泪,将她抱住怀中。

当然,雪夜泪自然不会任他所为,一脸的不悦地挣扎着,耳边也是同时传来轻声的嘱咐。

“别乱动,配合点,我可不想这种时候面对内乱。”

顿时,她停下了动作,低着头遮掩住自己的双眼,轻声哼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眼见雪夜泪肯配合,风韧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毫不避让地迎上关兴霸的目光,回道:“她是我的女人,不是你们口中的那个墓牢杀手,冷血妖姬。至于和你们有过过节的那个可恶女人,几天前在天赐城已经死在了我的剑下,大可放心高枕忧。”

“你的女人?早听说风副阁主一向风流,处处留情,想不到还有这一手,连原本是敌人的女人都能收伏。只是还希望你小心点,不要哪天阴沟里翻船死在温柔窝中都不知道。”一个有些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只见皇宇宗的人群中又走出一人,拱了拱手继续说道:“皇宇宗宗主,展墨仑。”

“这里又有你何事?”风韧心中动怒,眉宇间已有愠色。

展墨仑回道:“本宗副宗主也是死在了这妖女手下,还希望风副阁主不要受她魅惑,能够秉公私。”

“滚。”

风韧冷冷一喝,眼中已有杀气。

“不然的话,死在这里。”

见状,关兴霸拦在了展墨仑身前,哼道:“怎么了,难不成说到了你的痛处?有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又何必在这里混肴视听。这么多人都能够作证,还能假的了?”

“作证?”风韧哼声一笑,抬手一指后方人群:“关昀,你出来,告诉你父亲,当初是否见过她?”

很,当初与他在冰焰谷有过交情的关昀来到了几人面前,对着关兴霸拱手一拜:“爹,三年多前在冰焰谷,我确实见过这女子和风韧,哦不,风副阁主在一起,关系亲昵,这确实不假。”

“不错,我也可以证明,她就是风副阁主的女人。”秦毅成也是踏出一喝,他自然也不愿意看到湮世阁继续内乱下去。

“还有我,也可以证明这点。她的名字,好像是叫霍晓璇吧?”至尊楼少主之一的梅绍也是上前,微微拱手。

谁知,此言一出,关兴霸神色骤变:“霍晓璇?我没记错的话,当年风副阁主威震中域的一战便是神兵阁奇袭魍魉崖那次,据称,你就是因为心爱女子霍晓璇身亡才怒火中烧,大杀四方的,可有此事?”

眉头一皱,风韧哼道:“你记错了,晓璇那次没死,只是失踪了。这不,现在就站在你们面前。”

“失踪?我记得可很清楚,她是被打下了魍魉崖,那个曾经一位湮世阁副阁主掉下去都不再回来的恐怖之处。以她的实力,竟然可以回来,这未太过匪夷所思了吧?”关兴霸依旧一脸的怀疑,目光咄咄逼人。

“也许,这正是墓牢的阴谋,找一个长得差不多的人来骗被情所困的风副阁主,还希望你不要上当。”

“关兴霸,你有完没完!我也证明她不是那个伤你的人,可行?”

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随着一道紫红色大氅飘舞的身影落下,空气中弥漫的寒意都似乎浓郁不少,许多人感到瞬间胸膛中压抑难受,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不通畅。

天魁星,洛熏。

眼神一变,关兴霸也是有些动容,笑道:“想不到,连你也在这里。别人的话我确实不信,不过若是你,自然不能不给面子。好吧,是我认错人了,就此告退。”

说罢,他真的不再纠缠,转身便走,同时招呼着部下一同退去。

只是,还远远留下了一句:“风副阁主年轻气盛,还望你不要感情用事,到时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可就追悔莫及。”

双眉一皱,风韧沉声哼道:“看来,他依旧没相信。”

“当然,你不说出真相,他们又哪里肯罢休。说出了真相,恐怕还麻烦,索性就这样下去吧。”

在他身后,不知何时风道已然出现。

微微一笑,风韧瞥了眼风道,又瞥了眼逐渐远去的洛熏,轻声说道:“多谢了,道哥。”

“这次你真的没必要谢我……不是我的意思,想必是她自己也看不下去了吧?”风道耸了耸肩,望着聚集的人群逐渐散去。

不过,风韧心中也清楚,怀疑依旧没有消失,这样的隐患与猜忌继续下去,倒是很可能成为大患。

但是若为了她,也不得不如此做。

“我说,事情都完了,你还打算搂着我的腰到什么时候?”

贵阳治疗宫颈炎医院
贵阳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啊
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盐边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宁波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相关推荐